白菜免费送38元彩金
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医院文化 » 文学 » 正文

身体知道心灵的答案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0  来源:陈凤兰摘抄  作者:武志红  浏览次数:159
4章
身体知道心灵的答案
   
 
有一次,我进入了很深的催眠状态。
    那一次,做我拍档的是知名的幼儿教育专家孙瑞雪。她坐在我的右侧,一开始,我感受到她散发出强大的能量,好像我身体中的很多无形的东西被她的能量场给“吹”到了身体左侧。我把这个感受说出来后,孙瑞雪立即做了调整,我的这种感觉随即消失了。我在她的引导下逐渐进入很深、很舒服的催眠状态——我看到了一根抽象的脊柱,它会随着我呼吸的节奏而有韵律地起伏,那种感觉实在是美妙极了。
    为什么有的学员能享受催眠并能做一个很好的催眠师,而有的学员,譬如我就难以做到这一点呢?
    按照吉利根老师的话来理解,前一种学员比较容易和他们的身体取得链接,而像我这样的学员,因为平时注意力都在头脑上,所以较难和自己的身体取得链接。
    吉利根论三种智慧
    吉利根老师说,我们有三种智慧:身体的智慧、认知的智慧和场域的智慧。在催眠中,如果能同时使用这三种智慧,那么一个好的催眠很容易产生,但太多人过于依赖认知的智慧,甚至认为这是唯一重要的,这时他们就会被限制住,既不能和自己的灵性取得链接,也不能和对方取得链接,好的催眠就不可能产生。
太依赖认知的智慧,我们就会被割裂在一个个孤独的世界中,这也正是自恋幻觉的关键所在。我们沉浸在自己头脑所想象的世界中,而且还希望将这个想象的世界强加给真实的世界,结果我们越是在乎一个关系,我们就越容易将自己
的幻觉强加给对方,于是爱的渴望反而导致了伤害。
    那么,怎样才能跳出自恋幻觉呢?或者说,怎样才能与别人建立真正的链接感呢?
    一个很简单的答案是,先与自己的身体取得链接。即,先去发展自己的身体智慧,试着用身体去聆听别人发出的信息。认知的链接常是幻想中的链接,而身体的链接则是真实的链接。
    与身体的链接并不难,它一直存在着,我们只需给予它足够的注意,它就会逐渐发展起来。
首先是身体的智慧。它一直在运作,最多只是和意识分离而已,健康和快乐都跟身体有关。
我们的生命之旅有三个阶段:第一阶段,活在花园中,和美好的环境幸福地融为一体,这是生命最初的2~3年;第二阶段,被放逐在沙漠里,体制的教育会发生在你身上,你被教育要用头脑思考,你的头脑和身体开始分离。每个人的一生都一定会经历被放逐。但这不完全是坏事,因为人在放逐中会学到很多生存技巧;第三阶段,越发感受到要回到花园的使命感,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召唤你。
    在催眠中,我们带个案回到花园,第一个家在自己的身体里。你的第一个家在你身体环绕的能量里。每当你真的想要回家,你的身体值得信任,你可以聆听,可以和它做朋友,这是第一种智慧的意思。
    其次是认知的智慧,也即自我。这种智慧中,“我”和其他事物是分开的、独立的,这是人类一切问题的来源。我们须找到第一种智慧和第二种智慧的链接,如果认知的智慧能和身体的智慧相通,就是和谐的,这一定是非常令人称羡的。如果切断了,认知的智慧就会左右我们,而身体的智慧就被忽略了,几乎所有人都发生过这种事情。
    最后是场域的智慧。这是在你之外的智慧,你与其他事物的关系中所围绕着的智慧,不论你怎么想,永远有一个比你更伟大的存在。你的想象是无限的,但这个伟大的存在更无限。
    试着去接纳这三种智慧,达到三种智慧的统一。最初可以探讨的是,怎样和身体的智慧取得链接,如果没有和身体取得链接,身体会痛,而头脑则会一直在矛盾中思考。
    一个人进入催眠后,就不在意你说什么话。一个很棒的催眠是有一个很温暖的场域,让人觉得安全、有趣、自在,一切事情可以很自然地流动。
    当我们与身体的智慧取得链接时,就会有这样的结果。相应的,做催眠时最大的障碍是,催眠师太注重技巧,而没有建立非语言的链接。
    催眠可以说是一个奇迹,个案此刻完全自由,意识没有受限,完全追随他的潜意识。催眠师要常说:“你可以完全追随你的潜意识。”同时,催眠师也在追随自己的潜意识,并把自己的身体智慧和个案的身体智慧相链接,这就营造了一个和谐的场域。
    要和个案的心跳合拍,这就是催眠的节奏。
    需要注意的是,催眠师在开口讲话前,自己要先静下来,先感受自己,与自己的身体取得链接,再感受个案的身体。
    聆听身体的声音一点都不难
    在催眠课上,有一个学员来自法国,精通法语、英语、希伯来语和汉语,吉利根老师让他用一种大家都听不懂的语言抱怨5分钟,他选了法语。
    他抱怨时,我的胸部感应到了奇特的波动,一直在一松一紧地动。而他抱怨结束后,吉利根老师对这个法国学员说,自己的胸部很难受,而这个法国学员则说,他也感受到了自己胸部的难受。
    然后,吉利根老师让他做一个练习:带着对胸部这种难受的觉知,继续抱怨5分钟。
    结果,有趣的事情发生了,这个法国学员尝试了一会儿后说,他发不出抱怨了。
    对此,吉利根解释说,抱怨是      针对别人的,我们之所以向别人发出负面的信息,其实是在逃避自己内在的痛苦,而内在的痛苦总是会先表现为身体上的不舒服,假若我们觉知到了身体的这种不舒服,我们就与自己的内在建立了一定程度的链接,那时我们就不必再向外寻求链接了。
    从莲花山回来后,我在咨询中开始使用这一方法,结果发现,身体的链接是非常容易建立的。
    譬如,在一次咨询中,当听来访者讲一段话时,我发现我的脖子和肩部绷得很紧,于是我说:“我的脖子和肩部很紧,你的脖子和肩部有什么感觉?”
    同样,她的脖子和肩部也很紧。
    又如,在另一次咨询中,有那么一会儿,我觉察我的两个前臂很热,于是我说:“我的两个前臂很热。”
    来访者有点诧异地问我:“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吗?”
    “不知道,”我回答说,“你的身体有什么感觉?”
    她回答说:“我的全身都很热。”
    还有一次咨询中,我照搬了吉利根老师的办法,先让来访者抱怨,再觉察身体的不舒服,然后让她带着对这种不舒服的觉察继续去抱怨。结果,她的抱怨发不出来了。
    觉察到身体的反应,就会多一份从容

 
 
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Baidu